《自画像》—— 罪、忧郁与国族

主角的命运也正是台湾后殖民时代的国族寓言:忧郁的青年,因爱被拒绝、不接受,甚至践踏蹂躏,撤回了对那个他者们的欲望,回到自我,就如同台湾在国际上的处境,导致人民处于一种内在分裂的状态:想爱但却不敢爱,恨嘛,又没有条件跟筹码。最终落得暗自神伤,与自我共处,与罪同乐。

薛晓路导演访谈

采访/Kris,Crystal

撰稿/Crystal

 

Kris: 请薛老师先和我们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观众们打声招呼。

薛老师:大家好,我是薛晓路,很荣幸担任第一届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评委。

Kris: 请问薛老师对我们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有什么样的期待?希望能从电影节看到怎么样的作品?

薛老师:我很荣幸能够在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起步阶段担任评委。就如同这个电影节是一个新生命一样,我们希望看到这些作品的同时,也希望是一些具有新创意、新风格、新作者的电影作品。因此我们选的很多作品都是一些作者的处女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给了全球的华语电影爱好者及对华语文化感兴趣的创作者一个展示作品的平台。所以我也希望它在未来能够越来越成功,越来越成熟。

 
WechatIMG225.png
 

Kris: 对您来说,中美电影最主要的差异是什么呢?

薛老师:这对我来说挺难回答的,因为其实我只是一个创作者,对于中国电影或者美国电影可能未必有宏观的认识或者说视野。但如果说对于商业片的比较,在中国尽管这两年有非常好的发展。但实际上,对于一个非常成熟的电影市场来说,还是起步的阶段。比如说,在好莱坞电影的创作规模上,经常几亿美金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规模,尤其是在大规模的商业片中甚至会再高一点。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体量在中国的创作环节,在这样的投资环境里其实是非常有压力的。但是电影就是这么一个工业化很强的产业,所以资金的充裕一定会带来电影在制作,以及在观念,在创新上面的一个新发展。我觉得在这点上中美创作环节可能有比较大的差异。另外一个,美国电影的这种投资环境可能会有很多金融的资金进入,但是在中国的投资环境里面,可能大部分还是电影公司来做。因此其实当投资大了以后,这种承受风险的能力就会降低,所以可能会影响到电影整个的那种更大片化的发展。当然中国很多电影已经从投资规模上有很大的迈进,我相信可能在未来和美国的这种差异就会越来越小。在创作内容上,可能中国的电影现在更多的还是针对中国本土市场,而好莱坞的电影市场显然是更针对于全球的市场。因此他们在创作内容和表现方式以及一些主题植入等等这些方面就会带来很大的区别。那在中国电影我们经常会说到一个概念,所谓 “接地气”,也就是说这个电影有很多的现实因素与中国的本土文化还有中国的观众息息相关产生共鸣。但是,可能是这种“接地气”也限制了中国电影走到世界,走到更广阔的平台上的一个机会。所以从这点上,在内容创作上,因为观众的选择,市场的不同也可能会带来中美两国在电影内容上的选择和表现上的差异。

Kris: 刚提到资金的问题,如果中国的资金比较多是来自电影公司这边,而美方这边来自很多的金融集团,那中国合拍片从资金上是不是会比较充裕一点?

薛:我现在看到有一些中国公司开始去入资到一些纯粹美国制作的电影项目里。我去年恰好有一个机会去电影剧组探班,是华纳和中国的一个公司做的合拍,中国资金在里面也占了比较大的比例,也有一些情况我知道的是中国的一些资金直接进入美方电影公司里,这些电影可能更多的是向全球发行的。那么在全球市场上做一个整体的分账考虑,而不光是说中国的投资只占中国的市场。所以我觉得未来这种资金的合作可能会越来越密切,也越来越常态化。现在很多公司拿这个当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我觉得在未来可能就会变成一个非常有规律的合作方式,我也很期待那一天。

Crystal: 所以在未来有没有想要和好莱坞这边一起合作拍片?

薛:现在会有一些机会,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相当难度的,所以暂时还没有。

Kris: 在您这么多编导的作品里面,哪一部作品印象最深刻呢?

薛:我的感觉是每一部都挺难的,我运气比较好,写一部还能出来一部,但是真的回忆起来的话,每一部的创作过程都非常非常艰难。想起来就觉得能把它完成,能够说在市场上让观众喜欢,然后还有一定的不错的票房收益,这都很难。其实每个创作的每一个过程都非常难,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难处。

Crystal: 我发现你出作品大概是三到五年之间,所以是花了很多时间去磨剧本和作品?

薛:从导演作品来说,目前我都是稳定地三年一部,我也希望这个频率能够保持下去。今年五月份实际上我完成了下一部电影的剧本,但是各个原因可能到最后这个电影上映还是需要三年。因为我的剧本时间会比较长,可能差不多要一年左右的剧本创作期,构思什么的。再有一年筹备,拍摄,再上的话就三年了。前面这些都是三年一部,10年,13年,16年,希望下一部是19年能顺利上(笑)。

 
 

Crystal: 这些都是用心之作,值得花这么多年去做。

薛:但愿是吧,写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地,也希望说观众能够喜欢。但是没到电影上的一幕,没到它下线的时候都不知道结果。

Kris: 那最后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参加电影节的年轻影人,或者是观众说的?

薛:我觉得电影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行业。我女儿今年考大学,但是我坚决不让她学电影(笑)。我之所以说非常难是因为每一部电影对创作者来说都是新的,你之前的经验,你之前的成功,是完全没有可能带入下一部的。所以这样的一种经历是非常有挑战性,但一定也会给创作者带来很大的压力。毕竟一个人的创作能力和创作高峰期是一定有限的,所以当你每一部做完的时候都会非常地焦虑说下一部写什么,那是一个很痛苦地工作内容。所以相对来说,如果你对电影没有那种绝对地热爱,我认为千万别选这行,但是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电影,那它就是值得你为它工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甚至到死都觉得不会烦闷,不会无聊的一个行业。

Kris: 最后有什么话想对大家们说吗?

薛:欢迎大家来参加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期待!

 

编辑/Fiona

林磊琪访谈

采访、撰稿/Crystal

 

今天我们很荣幸地请来了制作创意部的总监、同时也是独立电影制片人林磊琪 Leky来作采访。Leky是一个非常和善健谈的人,我跟他在做访谈之前曾经有过两次面谈的机会,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会让人感觉到无比的轻松,只要有他在,氛围就会变得非常愉悦和欢快。

IMG_4166.jpg

Crystal:请你先自我介绍一下。

Leky:我叫林磊琪,英文名字叫Leky, 我是一个独立电影制片人,做了很多的短片, 也参与了一些长片和广告的制作。目前工作生活在LA,正在参与这个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盛世吧(笑)。

C:你在洛杉矶华语电影节中工作的具体内容是什么呢?

L:我主要是在制作创意部负责给大家沟通,也负责电影节创始人与组员之间的衔接。我们制作创意部门主要有三个部门,一个主要是做原创内容,负责编辑文字的原创内容。另外一个是设计,主要负责电影节的品牌设计与形象包装。另外一个部门是视频制作, 主要负责拍摄和剪辑,也包括音乐制作。主要都是服务于电影节,让这个电影节更好,帮助更多的电影人来跟我们一起共同成长。

C:那你做这个工作有什么目标吗?

L:其实一开始进这个电影节,是因为一群有热情的朋友想做一件这样的事情。我们影人自己也是经历过很多困难,我们希望这个电影节更像是一个家庭,不会是一个我们服务你们,你们服务我们,或者说我对接你资源之类而已的。我们进来的时候不是想着有太大的目的,我们是更希望把这些电影人融合成一个家庭。其他很多电影节也有很多很好的资源跟投资人,可以跟影人对接,但我们电影节比较大的不同是我们是真心地在乎着这些影人,能够更了解他们、互相帮忙、互相扶持。我们电影节普遍的组员都比较年轻,我也很崇拜一些很厉害的电影人跟比较有名气的前辈。但我们同时也在一起看将来的“李安”、“张艺谋”、“陈凯歌”。我们也很乐意可以结识更多的朋友,让更多的电影人来一起参与,一起把这个电影节做成我们大家的一个家。

C:这真的是一个非常重要并且很好的平台。你刚提到遇到了一些困难,可以具体说一下吗?

L:电影节里面的困难,其实是时间上的不稳定。包括我自己都是以志愿者为主,我一旦拍片时,就像这个几个月我已经拍了两三部片子,常常有些时候我就无法参与。因为我担当的职务比较多是负责零碎的事情,那就没办法很全心地去做。你知道在电影节里的是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还是很在乎它, 但是想好好分割跟分配时间真的非常难。同时对我们志愿者来说,很多人是学生,很多人也在上班,那他们要去平衡这个东西。有时候要加班、或有时候他保证的东西没办法及时完成,这里面就有很多的挑战。但还是希望这个电影节能发展地越来越好,我们就可以有更多的全职的人员,我们可以给他一些报酬,让他们来参与,那这样电影节就可以发展地更好。

C:就你个人而言,以你之前在电影行业中的经验来说,你对中美电影有什么看法?两者有什么不同或相同的方面?

L:这个问题比较范一点,但在中美电影的合作上,我会说两者之间会有越来越多的磨合跟互相认识。其实中美的合作也才刚开始,中国的电影也经历了一些革新,现在也慢慢地往更好的方向在学习和前进。而好莱坞有更好的电影的历史背景和基础,这之间有很多东西是要学习的。在政策方面,也会有很多的改变。我们也期盼可以成为中美电影文化交流的桥梁及补缺口。可以减少中美电影之间文化及语言的冲突等等。我们希望可以成为中间的润滑剂,这也是我们的期许,这任务很伟大,一个人是无法完成的。

IMG_4164.jpg

C:我想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多少会有改变的。刚刚提到你除了在做洛杉矶华语电影节这一块之外,还有一些其他的工作。所以你目前还有参与什么样的项目呢?

L:我自己有一个制作公司,主要是拍摄广告,对接跟拍片。我们现在也有长片,也正在融资两部美国电影,同时也想从中国找资本,并且和好莱坞的朋友合作。从另外一个领域看电影,其实发现制片领域挺广的,以前在电影学院时,更多是在制作方面,但是后来你发现,原来还有发行。电影完成以后要让更多的观众看到,你就要发行。为了发行,你就得去想怎么推广市场。你慢慢开始了解这些的时候,你又推回去说,那钱从哪里来?所以要融资,融资就有很多渠道,钱从哪里来?以前做的成本比较小,投资人比较放心。但是资金一多之后,要给任何一个人,就算别人找我要钱我也会很担心。如何让投资人相信你,同时也要负担责任,让他有信心。同时还有法律等等的问题,制片会有更多的东西要去注意,这也是让我最近很兴奋的一点。

C:最后有什么话想对我们洛杉矶华语电影节说的吗?

L:其实就像我说的,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是一个家,我在这里面认识了很多朋友,不管是志愿者、或我今天是部门的负责人,我都希望能认识更多的电影节、电影人,去认识更多朋友,也希望大家都可以把这个当成一个家。然后互相地去共勉,做电影人真的很不容易,并不是想象中那么好。所以很需要一些能一起奋斗的知己,互相共勉、互相鼓励,希望电影节也可以越办越好,可以有更多的朋友能够加入这个电影节。

C:没错,让我们祝洛杉矶华语电影节能够完美地举办成功。

L:祝洛杉矶华语电影节举办成功!(笑)

 

编辑/林念臻

 

2017洛杉矶华语电影节开幕片《冈仁波齐》

螢幕快照 2017-09-21 15.06.39.png

文/林念臻

2017年洛杉矶电影节开幕片《冈仁波齐》将在11月17日为电影节拉开序幕,电影由曾以《洗澡》及《昨天》在各大国际电影节备受瞩目的张扬执导,内容为普拉村一村老小所组成的朝圣队伍前往拉萨及神山冈仁波齐之过程。拍摄时间超过一年,张扬导演以半纪录半叙事之手法,启用素人演员,在没有剧本的状况下,带着拍摄团队跟着朝圣者,一起踏上了这趟超过一千两百公里、几近不可能的旅程。此片焦点之一便是探究信仰为何物,何以让这十一个凡人抛下日常生活,就着一台拖拉机、数个帐篷及有限的资金,便踏上了这段未知的旅程?即将临盆的孕妇、家徒四壁的屠夫、自幼残疾的少年、行将入木的老人、年幼却坚毅的女童,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故事及希望,一路上重复着磕长头、念经、餐风露宿的生活,经历了各种挑战,在这趟身心饱受煎熬的旅途中“忘我”的前进,也在轮回的因缘里体会一次次的“无常”。

《冈仁波齐》在2015年于多伦多国际电影节上首映,随后也于鹿特丹国际电影节、哥德堡国际电影节、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墨尔本国际电影节、香港亚洲电影节上展映。美国权威影视杂志Variety《综艺》评价此片为一则极其动人的信仰研究;美国健康杂志Spirituality & Health也赞誉此片自身便传达了一种灵性的优雅。此次做为洛杉矶华语电影节之开幕片,也是洛杉矶地区首次公开放映,我们诚挚地邀请您一同加入此次盛会,感受朝圣者们及张扬导演无可取代的真诚。

2017首届洛杉矶华语电影节将自11月17日至11月19日,于Downtown Independent Theater盛大展开,颁奖典礼也将于11月19日晚间隆重登场。精彩节目资讯、重量级与会贵宾将陆续公开,敬请锁定洛杉矶华语电影节官方网站、微博、微信、Facebook、Twitter、及Instagram专页。

螢幕快照 2017-09-21 15.07.11.png

资料、图片来源:Icarus Films、豆瓣电影。

白帆訪談

我们侧重的重點是希望电影它有自己的表达和价值,并不太在意它的商业价值。也不是说全然不在乎,侧重点可能不一样。更多时候是文化上、政治上和社会上的一些观点和思维的表达。希望更有关于电影研究这方面的权威的人士来进行评价,所以我们希望找到对电影有独特见解的评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