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帆訪談

採訪/林念臻

撰稿/Crystal

 

林念臻:请自我介绍一下。

謝白帆:我叫白帆,现在是洛杉磯華語電影節的影展策划总监。

林:请问一下这个影展策划部的目标是什么?

白:我们非常希望能够从广泛的从中国大陆、香港、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各个亚洲地区来收集非常优秀的电影作品,并且邀请优秀的华语电影人来参加我们的电影节。我们希望能找到既具有美学价值又拥有自由精神或独特思维的好作品。希望通过电影节這個平台将这些优秀的作品展示给洛杉矶及北美的观众,就能够推动文化多元化并普及华语文化。

林:那你在这个团队的责任是什么呢?

白:我目前的责任是将我每个礼拜主要的工作分配给组员,然后来跟踪大家的完成情况,等于是宏观地来把握影展策划部的情况。而关天现在负责的是统筹所有的影片,目前的参展影片集以及对于初审评委的管理及要求。然后他会把一些情况汇报给我。我们自己最近是在做评委的邀请这一块。其实评委的邀请很多的时候也是我们组员的个人关系。但是我会进一步跟踪他们的邀请情况。包括我自己也会发一些邮件邀請各大高校的教授。

林:那团队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白:我感觉邀请评委这一块算是挑战之一吧。因为我们希望邀请一些在业界非常有影响力、有权威的评委。而且我们侧重的重點是希望电影它有自己的表达和价值,并不太在意它的商业价值。也不是说全然不在乎,侧重点可能不一样。更多时候是文化上、政治上和社会上的一些观点和思维的表达。希望更有关于电影研究这方面的权威的人士来进行评价,所以我们希望找到对电影有独特见解的评委。我们目前已经确定有两位评委,一位是张泠教授,她是纽约州立大学的助理教授,她有很多关于中国电影的研究和成就。其他另外一位是薛晓路导演,她自己本身是北京电影学院的文学系教授,她也有《北京遇上西雅图》這樣的商业电影作品,她把学院派和商业派结合得很好。我们很高兴能够邀请到她们来擔任我们的电影节评委。所以目前最大的挑战是能够找到合适的评委。

林:那请问这两位终审评委是如何联系邀请到的呢?

白:其实这两位终审的评委都是通过个人关系,我们的成员認識他们或者是有接触,包括我们其中一个主创,我们的co-founder,主创始人之一Lewis,他之前办过华盛顿电影节,所以他和张泠教授是之前就认识了,所以他通过个人关系请到她。另外还有一位成员也是有之前和薛晓路导演有合作过,所以也是通过个人的关系。我们现在大部分都是先通过个人成员、个人关系来邀约評委,如果成功、或是評委有兴趣的话,再由我们影展策划人员正式邀请他們。

林:那妳为什么加入了洛杉矶华语电影节呢?

白:我之前一直有在关注华盛顿华语电影节,我发现他们虽然是一个两年一办的电影节,但确实是越办越好。我们电影节其中一位创始人Lewis,也正是华盛顿华语电影节创始人之一。去年其实我就发现他们做了一个LGBT的特殊展映环节,对于我个人来说,我是一直非常关注LGBT议题,包括我自己也拍了很多纪录片、短片、及剧情短片来关注这个议题。所以我当时就对华盛顿华语电影节非常感兴趣。等我见到Lewis以后,他说他想要办一个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我就非常感兴趣。之后我又见到了Claire,並从他們口中了解到他们对于整个电影节的定位,是希望能够找到一个具有独立意识、能够有自己的价值观、表达意愿,这样独立及优秀的电影人,或是年轻的独立电影人。我觉得在他们这个方向上我也非常感兴趣,於是我当时就决定一定要来帮忙做一些事情。

林:那你觉得中美电影有什么不同呢?

白:我并没有太多在国内的电影工业或者是产业上专业地去参与,我大学毕业就来到美国,就我自己在国内拍摄短片的经验来说,我自己当时在学剧本上是比较随意的,说的好听一点是比较写意的,故事性不高,故事连贯性也不强,比較是通过角色来推动整个电影的进程。当然现在国内的电影人和电影专业学生对好莱坞的编剧模式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我是后来来到美国以后才学习了这个模式。当然我并不认为说亚洲的这种表达故事的方式是不好的,但如果两个能够从中结合就會更合适。所以我觉得在这个方面来说,美国電影对于故事剧本结构上是非常成熟的。另外就是我们在国内拍片时,其实在美术并没有那么专业,没有那么细节化,但来到这里后会发现美国电影的每个部门都非常地专业,大家对自己的领域都有非常深刻地理解。所以整体来说专业程度会高一点。
 

林:那你目前有参加什么电影项目吗?

白:我目前没有参与主要的电影项目,因为我现在有自己的工作,包括我也在负责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一些筹备工作。时间上确实無法允许我參與其他项目,但我个人还是非常有兴趣,如果将来有机会,还是可能会看看有没有机会参与一些项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