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晓路导演访谈

采访/Kris,Crystal

撰稿/Crystal

 

Kris: 请薛老师先和我们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观众们打声招呼。

薛老师:大家好,我是薛晓路,很荣幸担任第一届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评委。

Kris: 请问薛老师对我们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有什么样的期待?希望能从电影节看到怎么样的作品?

薛老师:我很荣幸能够在洛杉矶华语电影节的起步阶段担任评委。就如同这个电影节是一个新生命一样,我们希望看到这些作品的同时,也希望是一些具有新创意、新风格、新作者的电影作品。因此我们选的很多作品都是一些作者的处女作,这是一个非常好的平台,给了全球的华语电影爱好者及对华语文化感兴趣的创作者一个展示作品的平台。所以我也希望它在未来能够越来越成功,越来越成熟。

 
WechatIMG225.png
 

Kris: 对您来说,中美电影最主要的差异是什么呢?

薛老师:这对我来说挺难回答的,因为其实我只是一个创作者,对于中国电影或者美国电影可能未必有宏观的认识或者说视野。但如果说对于商业片的比较,在中国尽管这两年有非常好的发展。但实际上,对于一个非常成熟的电影市场来说,还是起步的阶段。比如说,在好莱坞电影的创作规模上,经常几亿美金是一个非常正常的规模,尤其是在大规模的商业片中甚至会再高一点。但是就是这样一个体量在中国的创作环节,在这样的投资环境里其实是非常有压力的。但是电影就是这么一个工业化很强的产业,所以资金的充裕一定会带来电影在制作,以及在观念,在创新上面的一个新发展。我觉得在这点上中美创作环节可能有比较大的差异。另外一个,美国电影的这种投资环境可能会有很多金融的资金进入,但是在中国的投资环境里面,可能大部分还是电影公司来做。因此其实当投资大了以后,这种承受风险的能力就会降低,所以可能会影响到电影整个的那种更大片化的发展。当然中国很多电影已经从投资规模上有很大的迈进,我相信可能在未来和美国的这种差异就会越来越小。在创作内容上,可能中国的电影现在更多的还是针对中国本土市场,而好莱坞的电影市场显然是更针对于全球的市场。因此他们在创作内容和表现方式以及一些主题植入等等这些方面就会带来很大的区别。那在中国电影我们经常会说到一个概念,所谓 “接地气”,也就是说这个电影有很多的现实因素与中国的本土文化还有中国的观众息息相关产生共鸣。但是,可能是这种“接地气”也限制了中国电影走到世界,走到更广阔的平台上的一个机会。所以从这点上,在内容创作上,因为观众的选择,市场的不同也可能会带来中美两国在电影内容上的选择和表现上的差异。

Kris: 刚提到资金的问题,如果中国的资金比较多是来自电影公司这边,而美方这边来自很多的金融集团,那中国合拍片从资金上是不是会比较充裕一点?

薛:我现在看到有一些中国公司开始去入资到一些纯粹美国制作的电影项目里。我去年恰好有一个机会去电影剧组探班,是华纳和中国的一个公司做的合拍,中国资金在里面也占了比较大的比例,也有一些情况我知道的是中国的一些资金直接进入美方电影公司里,这些电影可能更多的是向全球发行的。那么在全球市场上做一个整体的分账考虑,而不光是说中国的投资只占中国的市场。所以我觉得未来这种资金的合作可能会越来越密切,也越来越常态化。现在很多公司拿这个当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但我觉得在未来可能就会变成一个非常有规律的合作方式,我也很期待那一天。

Crystal: 所以在未来有没有想要和好莱坞这边一起合作拍片?

薛:现在会有一些机会,但是对我来说,还是有相当难度的,所以暂时还没有。

Kris: 在您这么多编导的作品里面,哪一部作品印象最深刻呢?

薛:我的感觉是每一部都挺难的,我运气比较好,写一部还能出来一部,但是真的回忆起来的话,每一部的创作过程都非常非常艰难。想起来就觉得能把它完成,能够说在市场上让观众喜欢,然后还有一定的不错的票房收益,这都很难。其实每个创作的每一个过程都非常难,各有各的不同,各有各的难处。

Crystal: 我发现你出作品大概是三到五年之间,所以是花了很多时间去磨剧本和作品?

薛:从导演作品来说,目前我都是稳定地三年一部,我也希望这个频率能够保持下去。今年五月份实际上我完成了下一部电影的剧本,但是各个原因可能到最后这个电影上映还是需要三年。因为我的剧本时间会比较长,可能差不多要一年左右的剧本创作期,构思什么的。再有一年筹备,拍摄,再上的话就三年了。前面这些都是三年一部,10年,13年,16年,希望下一部是19年能顺利上(笑)。

 
 

Crystal: 这些都是用心之作,值得花这么多年去做。

薛:但愿是吧,写的时候是非常认真地,也希望说观众能够喜欢。但是没到电影上的一幕,没到它下线的时候都不知道结果。

Kris: 那最后有没有什么话想对参加电影节的年轻影人,或者是观众说的?

薛:我觉得电影是一个非常有魅力的行业,同时也是一个非常艰难的行业。我女儿今年考大学,但是我坚决不让她学电影(笑)。我之所以说非常难是因为每一部电影对创作者来说都是新的,你之前的经验,你之前的成功,是完全没有可能带入下一部的。所以这样的一种经历是非常有挑战性,但一定也会给创作者带来很大的压力。毕竟一个人的创作能力和创作高峰期是一定有限的,所以当你每一部做完的时候都会非常地焦虑说下一部写什么,那是一个很痛苦地工作内容。所以相对来说,如果你对电影没有那种绝对地热爱,我认为千万别选这行,但是如果你真的很喜欢电影,那它就是值得你为它工作十年,二十年,三十年,四十年甚至到死都觉得不会烦闷,不会无聊的一个行业。

Kris: 最后有什么话想对大家们说吗?

薛:欢迎大家来参加洛杉矶华语电影节!期待!

 

编辑/Fio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