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V.S.台北,小影迷的影展窥视

作者 / 李孟灏

走在伦敦街头,碰到的十个人里面可能有一半以上来自世界各地的非本地人。如此多元的文化也反映在伦敦多元的影展上,除了最具代表性的伦敦影展(伦敦电影节)之伦敦电影协会(British Film Insitute)主办的伦敦LGBT影展(伦敦LGBT电影节),以及专门挖掘新兴实验短片的伦敦短片影展(伦敦短片电影节)除此之外,还有无数以地域文化区分的主题影展,伦敦希腊电影节,西班牙电影节,韩国电影节,巴西电影节,只要想得到的国家,几乎都有专属的影展,多数皆为每年举办。驻伦敦法国协会甚至还有专属戏院CinéLumière,专门放映欧洲各国艺术片,也是每年英国法国电影节(法国电影节英国)的固定放映地点之一。

台北的影展主要仰赖中央或地方政府文化单位的补助款,预算有限,也不得不面对政府部门特殊的流程及要求;伦敦各影展的经费则多来自募资及民间赞助。

对台北的影展观众来说,每年最重要的就是在影展季节抢票。无论是台北电影节,金马影展,只要购买套票或周间日场票,平均一张电影票只要约150至180台币,比一般院线电影院票价便宜不少。伦敦的影展则少见套票优惠,单场票价要价约12至16镑(约480至620台币),开幕闭幕场次甚至可能高达38镑(近1500台币),比首轮戏院来得更昂贵。相对于台北,在伦敦遇到影展季,可得认真选择片单,缩衣节食一番。

伦敦影展特别注重学生教育,每年固定与各大学院合作,举办各类教育活动教育活动,甚至为热门影片举办专属于学生的免费放映场。

为了提升影展能见度及培养更多观众群,许多影展在一般售票场之外,也规划免费放映活动,如台北电影节的夏日祭放映场次,金穗奖以索票取代贩售等。虽然在伦敦参与影展所费不赀,但免费的电影放映活动之多元程度比起台北则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举例来说,伦敦影展特别注重学生教育,每年固定与各大学院合作,举办各类教育活动教育活动,甚至为热门影片举办专属于学生的免费放映场。

以亚洲的眼光看来,伦敦影展教育免费场次的登记取票方式相当随性又阳春,有兴趣入场的学生只需在相关活动现场的大本子上登记,留下想看的场次,电子邮件,之后便会有专人和您联络,寄发电子票券,若欲看场次已满,工作人员则会自动安排至其他场次。三年前,我便仗着学生身份在电影正式上映前,免费抢先观赏由蜜雪儿威廉丝主演的二战电影“乱世有情天”(SuiteFrançaise),及以伦敦在地城市文化为主题的独立制作“夜总会”,对于留学生来说,能省下一两张昂贵的影展票花费,确实是一大福音。

伦敦一年四季都被各类中小型影展占据,有以东伦敦次文化为主题的东端电影节,每年夏天于市中心重要遗产Somerset House举办露天电影放映的Film4 Summer Screen,专门选放世界各地独立制作的Raindance Film Festival,可说是目不暇给。若跳脱传统影展来看,伦敦还有五花八门,与不同主题结合的电影活动 - 在Waterloo废弃地铁道中看电影,或者参加Secret Cinema举办的非传统电影放映,欣赏主办方为不同电影设计的DJ表演或多媒体装置 - 在伦敦,只要你有闲,有钱,只怕买不到票,绝对不怕没有电影可看。
 

关于作者:杂食性动物。我记得在伦敦看《疯狂麦斯:愤怒道》时吃的是酪梨马札瑞拉卷饼,在台北看《青梅竹马》时啃的则是7-11的无味三明治。

 

编辑 / 林念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