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畫像》—— 罪、憂鬱與國族

主角的命運也正是臺灣後殖民時代的國族寓言:憂鬱的青年,因愛被拒絕、不接受,甚至踐踏蹂躪,撤回了對那個他者們的慾望,回到自我,就如同臺灣在國際上的處境,導致人民處於一種內在分裂的狀態:想愛但卻不敢愛,恨嘛,又沒有條件跟籌碼。最終落得暗自神傷,與自我共處,與罪同樂。

林磊琪訪談

採訪、撰稿/Crystal

今天我們很榮幸地請來了製作創意部的team leader、同時也是獨立電影製片人 Leky來作採訪。Leky是一個非常和善健談的人,我跟他在做訪談之前曾經有過兩次面談的機會,跟他在一起的時候,會讓人感覺到無比的輕鬆,只要有他在,氛圍就會變得非常愉悅和歡快。

IMG_4166.jpg

Crystal:請你先自我介紹一下。

Leky:我叫林磊琪,英文名字叫Leky, 我是一個獨立電影製片人,做了很多的短片, 也參與了一些長片和廣告的製作。目前base在LA,正在參與這個洛杉磯華語電影節的盛世吧(笑)。

C:你在洛杉磯華語電影節中工作的具體內容是什麼呢?

L:我主要是在製作創意部負責給大家溝通,也負責 founder與組員之間的銜接。我們製作創意部門主要有三個部門,一個主要是做original content,負責編輯文字的原創內容。另外一個是設計,主要負責電影節的品牌設計與形象包裝。另外一個部門是video, 主要負責拍攝和剪輯,也包括音樂製作。主要都是服務於電影節,讓這個電影節更好,幫助更多的電影人來跟我們一起共同成長。

C:那你做這個工作有什麼目標嗎?

L:其實一開始進這個電影節,是因為一群有passion的朋友想做一件這樣的事情。我們影人自己也是經歷過很多困難,我們希望這個電影節更像是一個家庭,不會是一個我們服務你們,你們服務我們,或者說我對接你資源之類而已的。我們進來的時候不是想著有太大的目的,我們是更希望把這些電影人融合成一個家庭。其他很多電影節也有很多很好的資源跟投資人,可以跟影人對接,但我們電影節比較大的不同是我們是真心地在乎著這些影人,能夠更瞭解他們、互相幫忙、互相扶持。我們電影節普遍的組員都比較年輕,我也很崇拜一些很厲害的電影人跟比較有名氣的前輩。但我們同時也在一起看將來的「李安」、「張藝謀」、「陳凱歌」。我們也很樂意可以結識更多的朋友,讓更多的電影人來一起參與,一起把這個電影節做成我們大家的一個家。

C:這真的是一個非常重要並且很好的平台。你剛提到遇到了一些困難,可以具體說一下嗎?

L:電影節裡面的困難,其實是時間上的不穩定。包括我自己都是以志願者為主,我一旦拍片時,就像這個幾個月我已經拍了兩三部片子,常常有些時候我就無法參與。因為我擔當的職務比較多是負責零碎的事情,那就沒辦法很全心地去做。你知道在電影節里的是你的朋友、你的家人,你還是很在乎它, 但是想好好分割跟分配時間真的非常難。同時對我們志願者來說,很多人是學生,很多人也在上班,那他們要去平衡這個東西。有時候要加班、或有時候他commit的東西沒辦法及時完成,這裡面就有很多的挑戰。但還是希望這個電影節能發展地越來越好,我們就可以有更多的full-time的人員,我們可以給他一些pay,讓他們來參與,那這樣電影節就可以發展地更好。

C:就你個人而言,以你之前在電影行業中的經驗來說,你對中美電影有什麼看法?兩者有什麼不同或相同的方面?

L:這個問題比較範一點,但在中美電影的合作上,我會說兩者之間會有越來越多的磨合跟互相認識。其實中美的合作也才剛開始,中國的電影也經歷了一些革新,現在也慢慢地往更好的方向在學習和前進。而好萊塢有更好的電影的歷史背景和基礎,這之間有很多東西是要學習的。在政策方面,也會有很多的改變。我們也期盼可以成為中美電影文化交流的橋梁及補缺口。可以減少中美電影之間文化及語言的衝突等等。我們希望可以成為中間的潤滑劑,這也是我們的期許,這任務很偉大,一個人是無法完成的。

IMG_4164.jpg

C:我想在一定程度上還是多少會有改變的。剛剛提到你除了在做洛杉磯華語電影節這一塊之外,還有一些其他的工作。所以你目前還有參與什麼樣的項目呢?

L:我自己有一個製作公司,主要是拍攝廣告,對接跟拍片。我們現在也有長片,也正在融資兩部美國電影,同時也想從中國找資本,並且和好萊塢的朋友合作。從另外一個領域看電影,其實發現製片領域挺廣的,以前在電影學院時,更多是在製作方面,但是後來你發現,原來還有發行。電影完成以後要讓更多的觀眾看到,你就要發行。為了發行,你就得去想怎麼推廣市場。你慢慢開始瞭解這些的時候,你又推回去說,那錢從哪裡來?所以要融資,融資就有很多渠道,錢從哪裡來?以前做的成本比較小,投資人比較放心。但是資金一多之後,要給任何一個人,就算別人找我要錢我也會很擔心。如何讓投資人相信你,同時也要負擔責任,讓他有信心。同時還有法律等等的問題,製片會有更多的東西要去注意,這也是讓我最近很興奮的一點。

C:最後有什麼話想對我們洛杉磯華語電影節說的嗎?

L:其實就像我說的,洛杉磯華語電影節是一個家,我在這裡面認識了很多朋友,不管是志願者、或我今天是department的負責人,我都希望能認識更多的電影節、電影人,去認識更多朋友,也希望大家都可以把這個當成一個家。然後互相地去共勉,做電影人真的很不容易,並不是想象中那麼好。所以很需要一些能一起奮鬥的知己,互相共勉、互相鼓勵,希望電影節也可以越辦越好,可以有更多的朋友能夠加入這個電影節。

C:沒錯,讓我們祝洛杉磯華語電影節能夠完美地舉辦成功。

L:祝洛杉磯華語電影節舉辦成功!(笑)

 

編輯/林念臻

 

2017洛杉磯華語電影節開幕片《岡仁波齊》

螢幕快照+2017-09-21+15.06.39.png

文/林念臻

2017年洛杉磯電影節開幕片《岡仁波齊》將在11月17日為電影節拉開序幕,電影由曾以《洗澡》及《昨天》在各大國際電影節備受矚目的張揚執導,內容為普拉村一村老小所組成的朝聖隊伍前往拉薩及神山岡仁波齊之過程。拍攝時間超過一年,張揚導演以半紀錄半敘事之手法,啟用素人演員,在沒有劇本的狀況下,帶著拍攝團隊跟著朝聖者,一起踏上了這趟超過一千兩百公里、幾近不可能的旅程。此片焦點之一便是探究信仰為何物,何以讓這十一個凡人拋下日常生活,就著一台拖拉機、數個帳篷及有限的資金,便踏上了這段未知的旅程?即將臨盆的孕婦、家徒四壁的屠夫、自幼殘疾的少年、行將入木的老人、年幼卻堅毅的女童,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故事及希望,一路上重複著磕長頭、念經、餐風露宿的生活,經歷了各種挑戰,在這趟身心飽受煎熬的旅途中「忘我」的前進,也在輪迴的因緣裡體會一次次的「無常」。

《岡仁波齊》在2015年於多倫多國際電影節上首映,隨後也於鹿特丹國際電影節、哥德堡國際電影節、紐約現代藝術博物館、墨爾本國際電影節、香港亞洲電影節上展映。美國權威影視雜誌Variety《綜藝》評價此片為一則極其動人的信仰研究;美國健康雜誌Spirituality & Health也讚譽此片自身便傳達了一種靈性的優雅。此次做為洛杉磯華語電影節之開幕片,也是洛杉磯地區首次公開放映,我們誠摯地邀請您一同加入此次盛會,感受朝聖者們及張揚導演無可取代的真誠。

2017首屆洛杉磯華語電影節將自11月17日至11月19日,於Downtown Independent Theater盛大展開,頒獎典禮也將於11月19日晚間隆重登場。精彩節目資訊、重量級與會貴賓將陸續公開,敬請鎖定洛杉磯華語電影節官方網站、微博、微信、Facebook、Twitter、及Instagram專頁。

資料、圖片來源:Icarus Films、豆瓣電影。

白帆訪談

我們側重的重點是希望電影它有自己的表達和價值,並不太在意它的商業價值。也不是說全然不在乎,側重點可能不一樣。更多時候是文化上、政治上和社會上的一些觀點和思維的表達。希望更有關於電影研究這方面的權威的人士來進行評價,所以我們希望找到對電影有獨特見解的評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