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帆訪談

採訪/林念臻

撰稿/Crystal

 

林念臻:請自我介紹一下。

謝白帆:我叫白帆,現在是洛杉磯華語電影節的影展策劃總監。

林:請問一下這個影展策劃部的目標是什麼?

白:我們非常希望能夠從廣泛的從中國大陸、香港、台灣、新加坡、馬來西亞等各個亞洲地區來收集非常優秀的電影作品,並且邀請優秀的華語電影人來參加我們的電影節。我們希望能找到既具有美學價值又擁有自由精神或獨特思維的好作品。希望通過電影節這個平台將這些優秀的作品展示給洛杉磯及北美的觀眾,就能夠推動文化多元化並普及華語文化。

林:那你在這個團隊的責任是什麼呢?

白:我目前的責任是將我每個禮拜主要的工作分配給組員,然後來跟蹤大家的完成情況,等於是宏觀地來把握影展策劃部的情況。而關天現在負責的是統籌所有的影片,目前的參展影片集以及對於初審評委的管理及要求。然後他會把一些情況彙報給我。我們自己最近是在做評委的邀請這一塊。其實評委的邀請很多的時候也是我們組員的個人關係。但是我會進一步跟蹤他們的邀請情況。包括我自己也會發一些郵件邀請各大高校的教授。

林:那團隊目前遇到的最大的挑戰是什麼?

白:我感覺邀請評委這一塊算是挑戰之一吧。因為我們希望邀請一些在業界非常有影響力、有權威的評委。而且我們側重的重點是希望電影它有自己的表達和價值,並不太在意它的商業價值。也不是說全然不在乎,側重點可能不一樣。更多時候是文化上、政治上和社會上的一些觀點和思維的表達。希望更有關於電影研究這方面的權威的人士來進行評價,所以我們希望找到對電影有獨特見解的評委。我們目前已經確定有兩位評委,一位是張泠教授,她是紐約州立大學的助理教授,她有很多關於中國電影的研究和成就。其他另外一位是薛曉路導演,她自己本身是北京電影學院的文學系教授,她也有《北京遇上西雅圖》這樣的商業電影作品,她把學院派和商業派結合得很好。我們很高興能夠邀請到她們來擔任我們的電影節評委。所以目前最大的挑戰是能夠找到合適的評委。

林:那請問這兩位終審評委是如何聯繫邀請到的?

白:其實這兩位終審的評委都是通過個人關係,我們的成員認識他們或者是有接觸,包括我們其中一個主創,我們的co-founder,主創始人之一Lewis,他之前辦過華盛頓電影節,所以他和張泠教授是之前就認識了,所以他通過個人關係請到她。另外還有一位成員也是有之前和薛曉路導演有合作過,所以也是通過個人的關係。我們現在大部分都是先通過個人成員、個人關係來邀約評委,如果成功、或是評委有興趣的話,再由我們影展策劃人員正式邀請他們。

林:那妳為什麼加入了洛杉磯華語電影節?

白:我之前一直有在關注華盛頓華語電影節,我發現他們雖然是一個兩年一辦的電影節,但確實是越辦越好。我們電影節其中一位創始人Lewis,也正是華盛頓華語電影節創始人之一。去年其實我就發現他們做了一個LGBT的特殊展映環節,對於我個人來說,我是一直非常關注LGBT議題,包括我自己也拍了很多紀錄片、短片、及劇情短片來關注這個議題。所以我當時就對華盛頓華語電影節非常感興趣。等我見到Lewis以後,他說他想要辦一個洛杉磯華語電影節,我就非常感興趣。之後我又見到了Claire,並從他們口中瞭解到他們對於整個電影節的定位,是希望能夠找到一個具有獨立意識、能夠有自己的價值觀、表達意願,這樣獨立及優秀的電影人,或是年輕的獨立電影人。我覺得在他們這個方向上我也非常感興趣,於是我當時就決定一定要來幫忙做一些事情。

林:那你覺得中美電影有什麼不同?

白:我並沒有太多在國內的電影工業或者是產業上專業地去參與,我大學畢業就來到美國,就我自己在國內拍攝短片的經驗來說,我自己當時在學劇本上是比較隨意的,說的好聽一點是比較寫意的,故事性不高,故事連貫性也不強,比較是通過角色來推動整個電影的進程。當然現在國內的電影人和電影專業學生對好萊塢的編劇模式已經非常熟悉了,但我是後來來到美國以後才學習了這個模式。當然我並不認為說亞洲的這種表達故事的方式是不好的,但如果兩個能夠從中結合就會更合適。所以我覺得在這個方面來說,美國電影對於故事劇本結構上是非常成熟的。另外就是我們在國內拍片時,其實在美術並沒有那麼專業,沒有那麼細節化,但來到這裡後會發現美國電影的每個部門都非常地專業,大家對自己的領域都有非常深刻地理解。所以整體來說專業程度會高一點。

林:那你目前有參加什麼電影項目嗎?

白:我目前沒有參與主要的電影項目,因為我現在有自己的工作,包括我也在負責洛杉磯華語電影節的一些籌備工作。時間上確實無法允許我參與其他項目,但我個人還是非常有興趣,如果將來有機會,還是可能會看看有沒有機會參與一些項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