倫敦v.s.台北,小影迷的影展窺視

作者/李孟灝  Hao Lee

走在倫敦街頭,碰到的十個人裡面可能有一半以上來自世界各地的非本地人。如此多元的文化也反映在倫敦多元的影展上,除了最具代表性的倫敦影展(London Film Festival)之外,還有同樣由倫敦電影協會(British Film Insitute)主辦的倫敦LGBT影展(London LGBT Film Festival),以及專門挖掘新興實驗短片的倫敦短片影展(London Short Film Festival)。除此之外,還有無數以地域文化區分的主題影展,倫敦希臘電影節、西班牙電影節、韓國電影節、巴西電影節,只要想得到的國家,幾乎都有專屬的影展,多數皆為每年舉辦。駐倫敦法國協會甚至還有專屬戲院Ciné Lumière,專門放映歐洲各國藝術片,也是每年英國法國電影節(French Film Festival UK)的固定放映地點之一。

台北的影展主要仰賴中央或地方政府文化單位的補助款,預算有限,也不得不面對公部門特殊的流程及要求;倫敦各影展的經費則多來自募資及民間贊助。

台北的影展主要仰賴中央或地方政府文化單位的補助款,預算有限,也不得不面對公部門特殊的流程及要求;倫敦各影展的經費則多來自募資及民間贊助。今年邁入第61屆的倫敦影展,主要經費來自英國國內非營利組織、信託及基金會,以及各大品牌的贊助(合作單位包括萬國錶、美國運通等)。此外,BFI每年最重要的盛事便是募資年會,Fundraising也是實習生人數需求最高的部門。

對台北的影展觀眾來說,每年最重要的就是在影展季節搶票。無論是台北電影節、金馬影展,只要購買套票或週間日場票,平均一張電影票只要約150至180台幣,比一般院線電影院票價便宜不少。倫敦的影展則少見套票優惠,單場票價要價約12至16鎊(約480至620台幣),開幕閉幕場次甚至可能高達38鎊(近1,500台幣),比首輪戲院來得更昂貴。相對於台北,在倫敦遇到影展季,可得認真選擇片單、縮衣節食一番。

倫敦影展特別注重學生教育,每年固定與各大學院合作,舉辦各類教育活動Education Events,甚至為熱門影片舉辦專屬於學生的免費放映場。

為了提升影展能見度及培養更多觀眾群,許多影展在一般售票場之外,也規劃免費放映活動,如台北電影節的夏日祭放映場次、金穗獎以索票取代販售等。雖然在倫敦參與影展所費不貲,但免費的電影放映活動之多元程度比起台北則是有過之而無不及。舉例來說,倫敦影展特別注重學生教育,每年固定與各大學院合作,舉辦各類教育活動Education Events,甚至為熱門影片舉辦專屬於學生的免費放映場。

以亞洲的眼光看來,倫敦影展教育免費場次的登記取票方式相當隨性又陽春,有興趣入場的學生只需在相關活動現場的大本子上登記,留下想看的場次、Email,之後便會有專人和您聯絡、寄發電子票券,若欲看場次已滿,工作人員則會自動安排至其他場次。三年前,我便仗著學生身份在電影正式上映前,免費搶先觀賞由蜜雪兒威廉絲主演的二戰電影《亂世有情天》(Suite Française),及以倫敦在地城市文化為主題的獨立製作《Night Bus》,對於留學生來說,能省下一兩張昂貴的影展票花費,確實是一大福音。

倫敦一年四季都被各類中小型影展佔據,有以東倫敦次文化為主題的East End Film Festival、每年夏天於市中心重要遺產Somerset House舉辦露天電影放映的Film4 Summer Screen、專門選放世界各地獨立製作的Raindance Film Festival,可說是目不暇給。若跳脫傳統影展來看,倫敦還有五花八門、與不同主題結合的電影活動——在Waterloo廢棄地鐵道中看電影、或者參加Secret Cinema舉辦的非傳統電影放映、欣賞主辦方為不同電影設計的DJ表演或多媒體裝置——在倫敦,只要你有閒、有錢,只怕買不到票,絕對不怕沒有電影可看。

關於作者:雜食性動物。我記得在倫敦看《瘋狂麥斯:憤怒道》時吃的是酪梨馬札瑞拉捲餅,在台北看《青梅竹馬》時啃的則是7-11的無味三明治。

 

編輯 / 林念臻